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41788.com > 正文

求一篇1000左右关于南北朝代的某一篇书法鉴赏

更新时间:2019-09-11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北朝北魏 《元怀墓志》魏碑元怀墓志,北魏熙平二年(517)八月刻,1925年河南洛阳张羊村出土,原石现藏开封市博物馆。书刻精妙,字口清晰中新,便于临暮学习,是初学“魏碑”书体的较好范本。

  北朝北魏 《元略墓志》楷书元略墓志,全称“魏故侍中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尚书令徐州刺史太保东平王元君志铭”。志文正书,共三十四行,行三十三字。北魏建义元年(五二八年)刻,一九一九年在河南洛阳安驾沟出土。此志曾归固始许氏、武进陶氏,现藏辽宁省博物馆。志右下半部稍有断裂残损。此志书法笔致遒丽隽美,清逸流畅,历来倍受推重。我国现代著名书法家吴玉如先生认为,“元略志”用笔与二王息息相通,结构似不同,实则由质而妍,亦自然趋势

  北朝北魏 《元倪墓志》楷书<全称《魏故宁远将军郭煌镇将元君墓志铭》北魏正光四年(公元五二十年二月刻),其高七十二.五厘米,宽六十二.五厘米,正藏上海博物馆。书法上笔法精整,点画圆润,风格畅润雅秀,精健秀逸、风华旖旎,兼具钟王神韵,开隋唐书风之先。>

  北朝北魏 《元寿安墓志》楷书北魏元寿安墓志。志高八十六点八厘米。广八十六点八厘米。文卅三行,行卅五字。正书。一九二二年出土于洛阳马坡村东北。曾归武进陶兰泉。

  北朝北魏 《元珽妻穆玉容墓志》楷书北魏元珽妻穆玉容墓志,全称《魏轻车将军太尉中兵参军元珽妻穆(玉容)夫人墓志铭》(神?二年十月廿七日)?二年十月廿七日)【志盖】魏羽林监轻车将军太尉府中兵参军元珽字珍平妻穆夫人墓志铭【铭文】魏轻车将军太尉中兵参军元珽妻穆夫人墓志铭。」夫人讳玉容,河南洛阳人。曾祖堤,宁南将军相州刺」史。祖袁,中坚将军昌国子。父如意,左将军东莱太守」昌国子。世标忠谨,冠盖相仍。夫人幼播芳令之风,早」励韶婉之誉,聪警逸於机辩,喧讌华於姿态。」待中太傅黄钺大将军大司马安定靖王,实惟」景穆皇帝之爱子。名冠宗英,望隆端右,清鉴通识,雅」长则哲。既镇穆门之贞孝,又戢夫人之丽音,乃为子」珽纁帛纳焉。既奉君子,礼德汪翔,家富缉谐之欢,亲」无嫌怨之责。宜阐遐龄,永贻仁范,不幸遘疾,以魏神」龟二年九月十九日徂於河阴遵让里,春秋廿七矣。」粤十月廿七日癸酉窆於长陵大堰之东。乃作铭曰:」昌宗盛族,实锺兹穆,汉世杨袁,吴朝顾陆。闺门仁善,」室家多福,遂诞英娥,兰辉豔淑。言归帝门,克俪」皇孙,晨昏礼备,箴谏道存。奉上崇敬,接下喻温,邻无」浊议,邑有清论。绮貌虚腴,妍姿晻暧,溢媚纤腰,丰肌」弱骨。蕙苡初开,莲荷始发,为玩未央,光华讵歇。明镜」踟躕,锦裘儵忽,翠帐凝尘,朱檐留月。慨矣天长,嗟乎」地久,婿恸贤妻,儿号懿母。飞芬一坠,谁云臧否,独有」玄猷,脩传不朽。

  北朝北魏 《元显隽墓志铭》楷书<此碑全称《魏故宁远将军敦煌镇将元君墓志铭》。北魏正光四年(523)二月刻。楷书。19行,行22字。纵74厘米,横73.5厘米。民国初年在河南洛阳姚凹村出土,现藏上海博物馆。河南洛阳为北魏孝文帝迁都以后的都城。北魏皇族原姓拓跋,孝文帝为了推行汉化,改拓跋为元姓。洛阳城北邙山一带为元氏祖坟,陆续出土了大量墓志铭,统称元氏墓志。《元倪墓志》是元氏墓志中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元倪为魏太祖道武皇帝玄孙,墓志的书写者应是当时高手。此志刻工亦甚精,能将原书笔意较细致地传达出来。从刻本看,原书书法熟练,墨色丰腴饱满,形成圆润秀美的基调。结体具有一般魏体的基本特征而属其中平正规矩者。>

  北朝北魏 《元羽墓志铭》<立于北魏宣武帝景明二年,最近才刚出土的。元羽为北碑王室,因此墓石字体优美,刻工极精细,如果不是当代大师是做不出来的。其笔画方折峻厉,而亦参用圆笔,直画收笔多做悬针形,苍劲不足张猛龙碑而凝链端整足以并驾,浑脱北朝粗犷之风。>

  北朝北魏 《元桢墓志铭》楷书北魏元桢墓志。此志是目前所发现北魏墓志中刊刻年代最早者。1926年夏出土于洛阳城北高沟村东南,后经于右任先生收藏并移存西安碑林至今。其笔画茂实刚劲,结体紧峻,意态恣肆,气势雄奇。

  北朝北魏 《元诊墓志铭》楷书<全称《魏使持节骠骑将军冀州刺使尚书左仆射安乐王墓志铭》为北魏延昌元年(公元五一二年)八月二十六日刻,其高七十九.三厘米,宽为七十六.五厘米,志文二十二行,满行为二十三字,正书。一九一七年于河南洛阳城北三十里伯乐凹村西北出土。现藏上海博物馆。书法上笔势挺健,结字茂密,呈现较多的雄劲峻险,朴茂自然的北魏风格。>

  北朝北魏 《张猛龙碑》楷书<北魏正光三年(522年)正月立。楷书。现在山东曲阜孔庙。此碑是北朝碑刻中最有代表性的碑刻。自古以来为书家推崇。清杨守敬评:“《张猛龙碑》整练方折,碑阴则流岩奇特”。又曰:“书法潇洒古淡,奇正相生,六代所以高出唐人者以此。”赵函谓此碑:“正书虬健,已开欧、虞之门户。”结体跌岩起伏,妙不可言。在魏石中应首屈一指。>

  北朝北魏 《张玄墓志》楷书<张玄字黑女,清代为熙帝讳,一般称《张黑女墓志》。此魏普泰元平(531年)十月刻。清包世臣跋:“此帖骏利如《隽修罗》,圆折如《朱君山》、疏朗如《张猛龙》、静密如《敬显隽》。”康有为跋:“化篆、分入楷、遂尔无种不妙,无妙不臻,然遒原精古,未有比肩《黑女》者。”此志集雄健、轻灵秀逸、含蓄为一体,其艺术水平之高,鲜有匹敌。代表北魏善墓志的最高成就。>

  北朝北魏 《郑文公碑》<全称《魏故中书令秘书监使持节督兖州诸军事安东将军兖州刺史南阳文公郑君之碑》,又名《郑羲碑》。刻于北魏宣武帝永丰四年(511年)。系崖刻,共有内容相同的上、下两碑。上碑在山东平度县天柱山,下碑在掖县云峰山。下碑51行,行23~29字,比上碑书写略晚,字亦较大,剥泐较少,因而比上碑更为著名。此碑为郑昭道书写,字体均为楷书,其结字宽博舒展,笔力雄强圆劲,有篆隶趣相附,为魏碑佳作之一。碑文内容是记述郑羲的生平事迹。郑羲为郑道昭之父,久官光州(掖县、平度均其所屑),死后归葬老家荧阳(河南荥阳)。其故吏程天赐等为纪念他的政绩,故有此刻。此碑雄浑凝重,为书家所重。如包世臣、龚自珍都将它同南碑之冠的《瘗鹤铭》相提并论。欧阳辅评此碑说:“笔势纵横而无莽野狞恶之习,下碑尤瘦健绝伦。”叶昌炽更谓“其笔力之健,可以刲犀兕,搏龙蛇,而游刃于虚,全以神运。唐初欧虞褚薛诸家,皆在笼罩之内,不独北朝第一,自有真书以来,一人而已”。又说:“余谓郑道昭,书中之圣也。。康有为曾誉《郑文公》为“魏碑圆笔之极轨”。从拓本看,此碑用笔确很浑圆,但看原石,实方笔居多。给人以圆笔感觉是因为它属摩崖>

  北朝北魏 寇谦之 《中岳嵩高灵庙碑》楷书刻石<《中岳嵩高灵庙碑》为北魏著名碑刻之一。北魏太安二年(456年)立,一说太延年间(435~440)立。楷书,23行,行50字。在河南登封县是由隶书向楷书过渡书体。传为寇谦之书。寇为昌平人,著名道学家,活动于嵩、华间。康有为评此碑书为“体兼隶楷,笔互方圆。”由于它脱胎于魏晋隶书,所以隶书森严;又因为是尚未成熟的楷书,故结体自由,用笔无拘无束。此碑以其独特的风格,世人所重视。>

  北朝北魏 朱义章 《始平公造像记》楷书刻石<全称《比丘慧成为亡父洛州刺史始平公造像记》。魏孝文帝(元宏)太和二十二年(公元498年)九月十四日造讫。楷书,10行,行20字,有方界格。额正书阳文始平公像一区二行六字。在洛阳市南部郊龙门石窟古阳洞北壁。此记署为孟达撰文,朱义章正书。然撰文者及书家身世皆不详,可能是当时的工匠。其文字作为书法艺术则在著名的“龙门二十品”中尤为第一珍品。清乾隆年间为钱塘黄小松访得后,始显于世。造像,即雕塑佛像。造像立碑始于北魏,讫于唐中叶,所造者以释迦弥陀、弥勒、观音、势至为多。其初不过刻石,或刻山崖,或刻碑石,或造佛龛,其后或施以金涂彩绘。造像者自称佛弟子、正信佛弟子、清信女、优婆塞等。出资造像者称像主,副像主等。此造像实高75厘米,宽39厘米。龙门造像题记,一般都不刻书手姓名,仅此碑和《孙秋生题记》刻有书手之名,诚为可贵。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称他们是工绝一时,精能各擅的书家,并进一步指出此碑书手朱义章比孙秋生更高一筹,评曰雄重莫如朱义章。北魏时期崇尚佛教,凿窟造像祈福之风盛行,而《始平公造像记》即是当时所造石像的一篇题记,内容充满了迷信宗教色彩,但其文字却为书法艺术的珍品,一反南朝靡弱的书风,开创北碑方笔的典型,以阳刚之美流传于世。国家图书馆藏最佳整幅拓本,系第三行邀逢之邀字,仅末笔稍损,其余笔画完好;第五行始平公之公字,横画犹存;第六行匪乌之乌字完好之乾隆嘉庆时拓本。高90厘米,宽40厘米,卷轴装。其本为胡鼻山旧藏,有其在清咸丰九年(1859)题记,文曰:字型大小如星散天,体势顾盼如鱼戏水。其余尚有题跋十一则,如钱叔盖咸丰八年(1858)题记曰:此龙门石刻中冠于当世者也。石刻中文之阳文,古来只此矣。层崖高峻,极难椎拓,自刘燕庭拓后无复有问津者。仲水于琉璃厂得四本,殆刘氏物,此贻鼻山。戊午七月叔盖记。此外,拓本上还钤有黄节读碑、胡鼻山藏真印、钱松叔盖印信宜长寿、竹节砚斋金石文字等印章。《始平公造像记》通篇为阳文镌刻,为历代石刻所罕见,而未署撰人、书人,在魏碑中也是少有的。此碑是北魏书法艺术全盛时期年代较早的作品,全碑文字端严飘逸,将森严方朴的北朝书风,写得婉畅流动,如杨守敬《平碑记》云:始平公以宽博胜。特别是在笔法上破隶而出,大胆创新,变柔为刚,变藏为露,实为北碑石刻中之异彩。《龙门二十品》是龙门石窟中的二十尊造像的题记拓本,北魏书风的代表作。康有为称龙门石刻“皆雄峻伟茂,极意发宕,方笔之极规也”。而《始平公造像》又是龙门石刻中的代表作。此碑与其它诸碑不同之处是全碑用阳刻法。笔画折处重顿方勒,锋芒毕露,显得雄峻非凡。>

  北朝北魏 王 远 《石门铭》楷书摩崖<《石门铭》刻于北魏永丰二年(509年),王远书。楷书摩崖,纵244厘米,横304厘米,28行,行22字。在陕西汉中。是北魏著名的摩崖石刻之一。王远,太原人,当时任梁、秦二州典签(处理文书的小吏)。刻字人为武阿仁。古代汉中地区是南通川蜀、东控襄樊的交通要道。汉代以后此道即屡通屡坏。北魏时梁、秦二州刺史羊祉,重开此道。为了表彰羊祉及参加此项工程者的功绩,故有此刻。康有为将其列为“神品”,云:“石门铭飞逸奇浑,翩翩欲仙,若瑶岛散仙,骖鹤跨鸾”。>

  北朝北魏 萧显庆 《孙秋生造像记》楷书刻石<全称《孙秋生等二百人造像记》,北魏宣武帝(元恪)景明三年(502年)五月廿七日造讫。楷书,在洛阳龙门石窟古阳洞南壁。六朝碑刻中书家署名者不多,此署萧显庆书,但书家情况不详,当为地位低下的工匠或经书手。此碑书犀利刚劲,宽博朴厚,较《始平公造像》笔法多变,龙门碑刻书法艺术的代表作品之一。>

  北朝北魏 赵文渊 《大代修华岳庙碑》<按《魏书》,文成帝兴光二年三月己亥改元为太安,故《魏书》兴光无二年,而此碑云“二年三月甲午立”者,盖立碑后六日始改元也。其曰“阐皇风于五叶”者,自道武、明元、太武至于文成,才四世尔。太武之弑南安王余,立不逾年亦被弑,不得成君。而景穆太子文成父也,追尊为帝,立庙称宗,故以为世也。魏自道武天兴元年议定国号,群臣欲称代,而道武不许,乃仍称魏。自是之后,无改国称代之事。今魏碑数数有之,碑石当时所刻,不应妄,但史失其事尔。由是言之,史家阙缪可胜道哉!然予于史家非长,故书之以待博学君子也。>

  北朝北魏 佚 名 《杨大眼造像记》楷书刻石《杨大眼造像记》刻于北魏景明正始之际(500年-508年)。楷书,刻在洛阳龙门古阳洞。与《始平公造像》、《孙秋生造像》、《魏灵藏造像》并称“龙门四品”。康有为《广艺舟双楫》将其列峻健、丰伟之宗。

  北朝东魏 《程哲碑》楷书<《赠代郡太守程哲碑》造像碑刻,原立于长治县东呈村,石灰石雕造,碑阳中间开龛雕佛像,龛内外布满线刻图饰。背光、龛饰、胁侍菩萨,供养人等均用线刻表现。纪年、造像主铭刻背面。刻画碑铭俱为上乘之作。高约135厘米,正书。拓本。32行,行45字。有方界格。现存山西省博物馆。《山右石刻丛编》、日本《书道全集》有著录。碑额题“大魏天平元年岁次甲寅十一月庚辰朔三日壬午造讫”,可知立石时代为公元534年的东魏孝静帝天平元年。碑文内容记述了上党长子人程哲、字子贤的家世、身世、品行、事迹、官职等,可补史志所阙。碑刻文字体型较小,但刻工精到,保存完好,仅缺数字,十分珍贵。清光绪年间发现,现藏于山西省博物馆。文字书法用笔劲直,结体纵长,楷法劲整。上承东汉劲直派分书之余绪,又融以汉魏砖文书风,是北朝直笔隶意的真书流派中的典型代表。>

  北朝东魏 《高归彦造像记》楷书<此碑全称《高归彦造白玉释迦像》,东魏·定武元年(543)四月刻。楷书。造像座为白玉石造,上部释迦像已佚,造像记刻在佛座四周。计二十七行,行七字,中有二行六字,末行三字。1921年在河北定县料敌塔前(众春圆)出土。出土时字迹十分完好。刻工极精。现存河北定县。高归彦官至太傅、太宰,是一位位显权重的人物,后因谋反被杀。此造像当为其在世时所作。书家亦应为当时高手。南北朝以前碑刻,多有所谓“金石味”,北朝碑刻更多以方严、粗犷著称,此造像刻石可算一个特例。它结字宽博、严谨,笔面极为圆润秀美。再加刻工十分精细,原书丹时用笔用墨的效果能够比较充分地体现出来。有人曾将其誉为“魏代石刻之冠”,对这种看法虽然不敢苟同,但“馨逸绮丽”、妩媚娇艳到这种程度,在北碑中确是少见的。有人认为是“赵孟頫所自出”。赵氏是否见过此碑,不好妄言,但从字迹上看,在某些神采方面确有一定相通之处。故宫博物院藏有《高归彦造像记》初拓本。此记书法娟静和美,俊秀温雅。与北朝造像记中方笔锐锋,棱角森挺的书风不同,也与一些粗头乱服、率稚拙的造像记的字迹迥异,在北朝书法作品中实属罕见。>

  北朝东魏 《高盛碑》<此碑全称《侍中黄钺大师录尚书事文懿公高盛碑》,篆额为《魏侍中黄钺大师录尚书事文懿高公碑》。东魏太平三年536)五月刻。楷书。30行,行25字。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在直隶磁州(今河北省磁县)出土。碑存上半,左下角缺。此碑同《高肃碑》、《高翻碑》合称“磁州三高”。《高翻碑》书法佳美与此碑赂同,然字残损太重,不若此碑保存完好。此碑笔画挺拔,结字工稳,格局极为宽博,气势甚为宏大,无小家之气。尚存有某些隶书笔意。个别字尚沿袭篆字写法,可谓笔画劲练、结字洞达,在北碑中别具一格。唐代褚遂良《伊阙佛龛记》等碑刻或受其影响。>

  北朝东魏 《敬使君碑》楷书<又名《敬显隽修神静寺碑》、《禅静寺刹前铭》、《敬使君显俊碑》,全称“禅静寺刹前铭敬使君之碑”。东魏正书碑刻。兴和二年(540)立于长社。清乾隆三年出土,后移至陉山书院。现存河南长葛县。《金石萃编》载:碑高六尺八寸,宽三尺五寸,文共二十六行,满行五十一字。此碑书法婉雅朴厚,间有与《张黑女墓志》相契合者,为著名北碑之一。碑文长达二千五百余字,可谓洋洋大观,且无漫漶,刻工极为精严,颇能传达原书笔意。属于罕见的丰碑大碣,刻工精良,保存完好。杨守敬谓:“碑阴沈青崖跋云:书法自晋趋唐,为欧、褚先驱。余谓六朝正书多隶体,此独有篆意,古意精劲,不肯作一姿媚之笔,自是老成典型。若谓欧、褚前驱,恐不相及,而亦不必祖欧、褚也”。又说:“化方为圆,暗用篆笔,而流美无对。”康有为列此碑为“逸品上”,又谓:“圆静则有若……《敬使君》”,“《敬显隽》独以浑逸开生面”,“《敬显隽》为静穆茂密之宗,《朱君山》、《龙藏寺》辅之。”又形容说:“《敬显隽》若闲鸥飞凫,游戏汀渚”。此碑结体近方。笔画都略呈弧形,如“田”字、“唱”字,使人感觉方中带圆,笔画短促而明快,有一种向内凝聚的力量,在众碑中别具一格。《校碑随笔》称:“鲸、筹、阃、骑、招、夷、秉、闉、木、府、自等字未泐损者,为旧拓本。”康有为列其为“逸品”上结体宽绰,用笔化方为圆,明快又含蓄有篆籀笔意。>

  北朝东魏 《李仲璇碑》楷书<此碑全名为《李仲璇修孔子庙碑》。隶书额题“鲁孔子庙之碑”六字。东魏正书碑刻。王长孺书(王长孺,生卒年月不详,任城人)。兴和三(541)年立于鲁县孔庙。25 行,行51字。藏山东曲阜孔庙。《金石萃编》载:碑高七尺四寸,宽三尺六寸,字共二十五字行,满行五十一字。此碑运笔朴拙劲拔,兼具篆隶遗型。宋欧阳修《集古录》评此碑说:“笔画不甚佳,然亦不俗。”《石墨镌华》称:“碑正书,时作篆笔,间以分隶,形容奇怪。”《金石史》云:“《李仲璇碑》笔力劲骏,如偏面骄嘶,又如辫发章甫,殊俗揖让。”康有为谓:“亢夷超爽,莫如王长孺之李仲璇碑。”又谓:“李仲璇如乌衣子弟,神彩超俊。”书体似隶似楷,并时有篆字杂入。所谓“杂大小篆、分、隶于正书中”,因而被认为“形容奇怪”。这种情况在北朝碑刻中时有发现,如西魏《杜照贤造像记》、《张世保等人造塔》。直到隋代《曹于建碑》都如此。此碑笔画老健,结字宽博,雍容大方,并有一种古雅隽迈之气,非常耐看。传世拓本以碑文中“尚想伊人”四字未损者为明拓,考见《校碑随笔》。>

  北朝东魏 《司马升墓志》<东魏天平二年535刻。多用方笔,锋芒毕露而不失于纤弱;结体逸宕而富有韵致。>

  北朝西魏 《杜照贤造像》<又称《杜照贤杜慧进等十三人造像》。隶楷杂体。西魏·大统十二年(546)十一月刻(马子云谓大统十三年)。8行,行21字。上半为像,侧为小字,各3行,前3行存2、3字不等,后3行村5、6、7字不等。又二列14行,行10~20字不等。下列7行。在河南禹县。此碑笔画细瘦活泼,字体在隶、楷之间,然兼有篆、草写法,可谓集各体于一碑的大杂烩。如“为”字,有行草笔意;“三”字则是典型的隶书。就整体来说,称此碑为隶、为楷,似都无不可。从历史上看,杂采某一、二体而书于一碑,从汉至隋,时有所见。如汉《夏承碑》、东魏《李仲璇碑》、隋《曹子建碑》等都是如此。但像此碑这样集篆、隶、真、行、草于一身的“集大成”的碑刻,还是十分少见的。书写此碑时已是六世纪中期,其时楷书已经普遍使用,出现这种情况则更是一个特例。>

  北朝北齐 《杜孝绩墓志》楷书杜孝绩墓志,全称“齐故骠骑大将军东徐州刺史杜君墓志铭”。

  北齐 《刘悦墓志》<首题:“齐故特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广州刺史济阴郡开国公赠朔肆恒三州诸军事朔州刺史尚书右仆射泉城王刘王墓志”;盖阳文篆书题:“齐故泉城王墓志之铭”。北齐武平1年(570)11月12日。河南省安阳市栎镇出土。安阳金石保存所藏石。拓片版本。隶书,31行行31字,盖3行行3字。刘悦,字优昕,年轻时就以勇猛闻名,初仕西魏,北齐时特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广州刺史,封齐阴郡开国公,武平元年七月十五日去世,寿53岁,葬于邺城,死后赠朔肆恒三州诸军事、朔州刺史、尚书右仆射、泉城王。刘悦的祖父刘折,领民酋长;父亲刘跋,官任司农卿。>

  北朝北齐 《水牛山文殊般若经碑》楷书<在山东宁阳水牛山。原在汶上水牛山顶,现存汶上县博物馆>

  北朝北齐 《泰山经石峪》楷书<《泰山经石峪》,又名《泰山佛说金刚经》,摩崖石刻,北齐天保间刻,刻于山东泰山斗母宫东此一公里山谷之溪床上。字径50厘米,字体介于隶楷之间,2018年马报开奖结果,据民国初拓本计,存九百六十余字。是现存摩崖石刻中规模空前的巨制。通篇文字气势磅礴,其优游自如从容不迫之仪态,若具仙姿;其用笔圆润可人,包融篆隶而妙化为楷,结构舒博壮健,颇含浑穆宽阔之趣。清杨守敬曰:“北齐《泰山经石峪》以径尺之大书,如作小楷,纡徐容与,绝无剑拔弩张之迹,擘窠大书,此为极则。”用笔安详从容,风神澹泊雍荣大度,结体奇特斜倚相生,充满个性。被尊“大字鼻祖”和“榜书之宗”。清人冯云鹏在《金石索》中盛赞:“如印泥画沙,草情篆韵,无所不备。”《泰山经石峪金刚经》,无撰书人姓名,因笔法与山东邹县尖山摩崖《晋昌王唐邕题名》相近,后人或以为唐邕所书。又与《徂徕山大般若经》相似。《徂徕山大般若经》上有“齐武平元年王子椿造”字样,因此后人又有推测为王子椿所书。清阮元《山左金石志》则作北齐天保间(公元550--559)人所作。《泰山经石峪金刚经》多有一些不常见的俗字,其中“万”、“无”二字,竟与现行通用的简化字相同。这封於研究我国书体的历史演变和书法艺术成就,具有相当重要的价格。>

  北朝北齐 《朱岱林墓志》楷书<四十行,行三十四字。北齐武平二年(五七一)刻。据传此志明季出土于山东寿光,未受重视。清雍正三年(一七二五)寿光人王化洽发现后拓得数纸,始为流传。此志书被誉为“上宗魏晋,下开隋唐”,虽为楷书又参以篆隶笔意,于古朴中又含婀娜刚健之姿,从中可见楷书嬗变之踪,是北齐墓志的精品。今据清人王化洽初拓本>

  北朝北齐 梁恭之 《陇东王感孝颂》<北齐武平元年(570年)《陇东王感孝颂》。额题“陇东王感孝颂”为篆书两行,颂文为隶书。申嗣邕撰文,梁恭之书。文后又刻有唐开元二十三年(735年)杨杰题记。陇东王是当时担任齐州刺史的胡长仁。石刻字迹工整,笔势开张,用笔近似楷书,这是北齐隶书的共同特征。>

  北朝北齐 郑述祖 《天柱山铭》<《天柱山铭》原刻在山西麓“劈石门”旁,已毁于“”期间,后搜得残石200余字今存平度县博物馆。郑道昭之子北齐光州刺史郑述祖于天统元年(公元565年)书镌的《天柱山铭》。>

  北朝北周 《寇炽墓志》<魏故广州别驾襄城顺阳二郡守寇(炽)君墓志(宣政二年正月四日)【志盖】阙【铭文】魏故广州别驾襄城顺阳二郡守寇君墓志」君讳炽,字绍叔,上谷昌平人。高祖秦州哀公,曾祖雍」州宣穆公,郢州威公之孙,顺阳府君轨第四子,继第四叔父朝请南阳府君孚之後。永安三年,诏除伏」波将军广州别驾。君威以驭左,政以绥夏,抚荒悦近,」期月教成。诏迁长史。累加龙驤将军金紫光禄大」夫。为左之治虽隆,制锦之才不尽。俄宰襄城之郡,又」转顺阳太守。脩明礼,缉熙风俗;近者悦,远者怀附。福」善无徵,祸衅奄及。春秋五十七,寝疾而殒。吏民哀号,」朝廷伤痛。以周宣政二年岁次己亥正月四月窆於万安山宣穆公之墓次。」夫人天水姜氏,诏除昌城县君。」长子素,广州主簿本州司马都督博平县开国男,颖」川陷没。妻裴氏,无子,以士璋长子文超继後。」小子士璋,广州主簿辅国将军中散大都督德广期」城襄城三郡守义安县开国侯。妻郭氏。」长女顺华,适天水姜昙进,本州主簿。」第二女婉华,适河东裴景徽,郡中正。」第三女将男,适天水赵子信。」第四女休华,适赵郡李恩曜。北京图书馆藏拓>

  北凉 佚 名 《沮渠安周造佛寺碑》楷书刻石北凉沮渠安周承平三年(445)刻,22行,行47字,存德国拍林。原碑于清光绪年间在新疆吐鲁番高昌故城出土。1903年被德人盗往柏林,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原碑断裂。光绪三十二年(1906)端方赴欧时拓以完本;拓本纵132.2厘米,横85.8厘米,现藏中国历史博物馆。北凉为羯族沮渠蒙逊所建,位置在今甘肃省西部,后为北魏所灭。沮渠安周为沮渠蒙逊第十子。该碑撰文为中书郎中夏侯粲。北凉石刻甚为少见,除此碑外只有比它晚十年的封戴墓表(承平十三年,455)。它们为研究北凉情况提供了实物资料。此碑为隶书,但已具楷意。主用方笔,横笔两端多呈锐角并向上翘起,笔画挺拔,锋芒毕露。结字稳健中具有活泼气氛。和《露宝子碑》有相近之处。


友情链接:
www.41788.com,六合之家心水论坛,664669.com,664669a.com,664660.com,212444.com,41788.com,664661.com,664662.com,开奖结果,港马会开奖结果香,90471开奖结果。